They say love is an island

#题文无关/胡言乱语

#RPS涉及

#偏Daisho/敏周

#unlogically



#

他十一岁时他比他高,拥抱时能把小小的他整个人裹在怀里。现在他还是比他高,但是差距微乎其微。

他看着这个小孩子,偶尔会想起弟弟。他在缅甸长大,这个东南亚潮湿热忱的国家给他的皮肤渡上一层太阳的颜色。父母把他带去日本的时候,他十岁。赵家正移民去美国的时候,却比他还要小一点。



#

赵家正不太像同年龄段的亚裔小孩。他更为机灵而惹人喜爱。每次他穿着过大的衣服轻灵灵地在那儿蹦来跳去,说着有点儿口齿不清的母语时,森琦总想把他抱过来,好好地宠爱他。他的中文应用不算特别熟,咬字绵软,这让说着英语伶牙俐齿的他少了几分他想要的脱口秀主持人气场,而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更小。
但他太瘦了,又抽枝拔节地太快,四肢纤长,腿像一节小树苗似的立在地上,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青少年的青草般生动稚嫩的美丽。

温觉得这男孩对自己有一种依赖。他喜欢拉着自己的袖子或者手,像拉着自己真正的哥哥一样,问他,我们去踢足球吧?我们去那儿看看?温,你愿意和我一块儿玩吗?而他怎么可能在这种带着期盼的水润润的黑眼睛前说不?在他带点绵软和鼻音的黏腻的孩子的声线里?

他任由这个孩子在工作外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黏在自己身边。偶尔跟弟弟讲电话时,他百般无赖地穿着睡衣躺在自己床上—-他们的房间离得很近,他给弟弟在讲片场发生的趣事,菲利普就自己在那儿揪他带过来的一个毛绒娃娃。在这种时刻,他总显得懒散而带着点娇气,温凑过去拨弄他的耳朵或头发或蹭蹭他的下巴时,他就像温所期望的小弟弟一样温顺地在他的手上蹭一蹭自己的脸。温总有种把他从背后抱在怀里,亲一亲他的额头或者鬓发的冲动。他摸一摸他的泪痣,他就不乐意了,把毛绒娃娃挡在他手前,悄悄露出一只眼睛,眨一眨。

温知道怎么逗他高兴,他只要装个鬼脸,把自己眯着眼睛的笑脸露出来,这男孩就会忍不住被逗乐。他不带眼镜的时候,一张素净的脸完全露出来,窄窄而瘦小的下巴和眼睛旁边的痣已经能吸引同年龄小女孩的目光了。他笑开,温的心便突然变得十分柔软,像是皱褶被熨平的棉质衣物一样舒展开。而在这时,温的家庭电话时间结束。他放下电话,跟这个一个半月前认识的小弟弟一起沉在酒店松软的床铺和厚厚的被子里。



#

他总觉得森琦温是个,异数。

这并不是说他是个怪胎或者什么反动分子,只是—-他从未跟这种类型的人接触过。虽然他短短十几年的人际交往史或许不足为提。

温是日本人,总能把西装穿得过分好看而显得这西装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他的皮肤是性感的小麦色,咧嘴笑开时仿佛太阳在他的嘴角绽开了。赵家正没有看过如此温暖的笑容。他的英语不好,学得却很快,咬字标准而吞吐时而绵软,但他的手十分让人有安全感,肩宽腿长,腰细而背挺,鞠躬示意时过分温文尔雅而显得像个贵族绅士。



他觉得自己病了。因为他总想赖在这人的怀里,他会用手亲密地揽着自己的肩,凑的极近跟自己说话。他在社交媒体上回他一句,他就能高兴整整一天,朋友说他亢奋地像磕了药一样猛发IG。他喜欢他纵容自己的样子。他坐在他的大腿上玩游戏机,在自己手舞足蹈坐不稳时下意识环住自己的腰。他大抵是做哥哥做惯了。

有时他很羡慕温的弟弟,当听到温对他诉说弟弟拒绝跟自己看电影的种种事迹时他完全无法理解这素未谋面的哥们儿如何对这个能露出融化人的微笑的男人施以残忍的拒绝。他愿意跟他看遍每一个电影院的每一场。但是他没有假设的前提,也没有任性拒绝的权利。美国和日本的距离能有多远?一万零一百六十二公里。那从马里兰到东京呢?

从.....从他的心这儿到他的心那儿呢?

无解。

他每天刷新ins,在心里第一万遍无比感谢艾伦图灵发明了计算机,继而有了社交软件。温去了电台节目,温跟组合去宣传了,温又发了IG,温回自己了,温没有回自己.......

在这人回复一句“Miss you”之前,他无法不想到拍电影及宣传期时这人就住在自己隔壁甚至纵容自己霸占他的床铺,而现在他在ins上给这人发一万条信息他们之间都无法再靠近一厘米。他的歌声不再是深夜他的独属,而是面向电台千万名听众播放。温的歌声太过温柔了,像是太阳下的草地或是生长的树苗,陪伴着包裹着它的听众,让人觉得他倾注了一腔感情。赵家正不自量力地假设这感情倾注于他。

他为这样的自己感到脸红。



#

        人们常说一个孩子无法清楚地辨认自己的感情倾向。作为一个孩子他想对这个结论提出异议。

        人们无法否认,有的孩子有过于早熟的思想和考虑。而大多数孩子总是早熟。他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范畴,但是走红毯、照片被放到各大网站、签名、合影、无休止的访谈对于一个不满16岁的孩子而言,像一些过于残忍而荒诞的玩笑。他甚至不知道怎样露出自己角度最好的笑容,即使他已经面对过成百上千个镜头。

  

     “紧张吗?”

     温问他。他眨眨眼睛。这是一场发布会。台下坐着上百家新闻社记者以及更多的观众。长长的桌子上,每个话筒和名牌都在等着他们的主人。

      “还......也还行。”

       他尽量冷静抑制地回答,绝望地发现自己磕巴了一下。

       而温只是笑了笑,然后把他扯进一个深深的拥抱。绒面西装和短袖T恤让他再一次意识到他们之间过大的差距,不像鸿沟,但客观存在的略显尴尬的差距。他的细瘦的肩膀还未像温那样显出成年男性的宽阔可靠。他暂时让自己忘了这差距,享受这个兄长似的拥抱。温身上惯用的香水味让他冷静下来。他甚至想缩进去。以他现在细瘦的胳膊腿来说,这并不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评论(1)
热度(48)

© 好贤渔Sag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