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追逐一班行而上列车 1/2

分享陈勋奇的单曲《追逐一班行而上列车》http://music.163.com/song/68353/?userid=81658646 (@网易云音乐)


1.


        “好好的厨师沙拉,换什么炸鱼薯条嘛,这下好啦,女朋友就跟我说,吃的她想换个口味,人她也想换个口味啊......”


          “......修一下。小吴,小吴!”


          

           “哎!”


            吴邪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赶紧高声答应,火急火燎把代码界面调出来放大,盖住电影视频的窗口。在Anne的死亡细高跟踏步中缓缓把耳机取下,装作一副因为音乐声过大而听不到外界信息的迷茫样子。

  

             Anne穿着一双红底Christian Louboutin高跟鞋,周身萦绕着的香水味总让吴邪想起“丝绒玫瑰”或者“烈焰红唇”。吴邪认得出这双鞋,是因为小花在给他普及泡妞知识的顺便给他上了一堂轻奢品牌课——他无法理解小花怎么能同时用学术又赞叹的语气说起这鞋的红底,“就像给鞋子涂上口红”。


          “Anne姐,刚刚在听音乐找灵感,没听到你喊我,不好意思啊。”

           女人暗红的唇瓣一弯,又迅速落下,好像笑一下会把她锋利的高跟鞋压垮似的。吴邪摆出了一副他熟练运用多次的脸——眼睛微微睁大,目视线从下往上,胖子曾经评价说,这时候的他最人如其名。但是Anne对他的这幅嘴脸不太感冒,她的普通话不标准,气势却十足十,吴邪不得不费了更大的力气去听她到底带来了什么命令。


            “这个App的设计界面用户反馈说不太友好,监控组那边想要你再改一下,邮件你check一下有没有收到,要求都在里面,改好了之后在周会上大家一起讨论。这个事情比较急,DDL排前一点吧。”


            吴邪看得出她在费力咽下想要脱口而出的英语词汇,也不知道是在迁就自己还是怎么样。他只得赔笑,说好,又客套了几句,说为什么这些事还劳烦Anne姐来通知,邮件里面说就行。女人扫了他一眼,说:“App下载量没达标,大boss觉得拖慢了项目进度。监控组催的急,这不是怕你”,她又勾了勾嘴角,“在听音乐没看见邮件嘛。”


             她说完就走了。一番话听得吴邪冷汗直下,香风变成催命毒气,他越闻越不得劲,老觉得她在讽刺自己工作摸鱼。他索性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在挤洗手液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今天是每周张起灵来公司开汇总会议的一天。怪不得Anne又踏上红底战靴,云彩笑得格外明艳动人。


           但这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周会在每周五下午,今天是周四。他今晚又得加班了。





2.



          吴邪的名字很特别。虽说他觉得自己一个大陆人去香港混饭吃,本来就挺特别的。更罔论他在一家跨国公司旗下的一间时尚工作室做开发的工作了。这个句子里的前后三个名词无论怎么调配顺序,看上去都无法和谐地存在于同一个空间,跟吴邪本人的联系或许也只在于他家在大陆小有名气的服装产业。


        在本科四年商科的摧残下,他决定让自己从拥有特别名字的人变成一个拥有特别人生道路的人——他把自己的研究生方向改成信息工程。中介说只见过工转商,还没见过多少像他这样商转工的。谢雨臣从小学戏,都说他在自讨苦吃。刚开始他爸气的急火攻心,差点没把他生活费断了,还是他三叔好说歹说给劝下来的。


          

         胖子对他毕业之后留在香港混的打算很不理解,质问他是不是瞧上了哪个黑社会老大的姘头,又或者被资本主义的美色迷住了双眼,更觉得他在时尚工作室工作是为了腰细腿长的模特们。作为一个厨师,他把自己的人生在食色性也的道路上贯彻得十分彻底,常常语出惊人:“你在那些庸俗的品牌里浸淫之后,看任何一个女人,是不是都会被她们身上的杜嘉班纳范哲思和巴黎世家取代,从而看不到她们的本质。”吴邪说:“那想必你能看出点什么来了?”胖子说:“那可不,她们不还有那个啥,维秘的胸罩嘛。”

  

      吴邪啐了他一声,不明白他自诩一介粗人,为什么能说这些玩意儿说得头头是道又这么流氓。这流氓自从看过了他们工作室的合照就对云彩念念不忘,直说她是高奢香气里唯一清纯的棉麻布。



      模特是腰细腿长了,可气场高吴邪五个头不止。吴邪在大多数红底高跟鞋面前都只能叫姐姐,或许是因为他刚迈出象牙塔,脸上总带着股校园里残留的年轻的神气。吴邪本来也不喜欢香港,这里又拥挤又潮湿,街上行人摩肩接踵,路上车水马龙人满为患。他又还是刚毕业的学生,手头上没有多少生活费,晚上想去兰桂坊泡吧都去不起。可是腰细腿长的不只有模特,还有张起灵。他在学校咖啡厅买一杯冰美式想去图书馆跟期末死磕到底,一转角就听到一口纯正国语,听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再一抬头,一个黑发年轻人,西装革履黑色长风衣潇洒干净地站在那儿,背影挺得很直,跟一位他认识的大陆来的导师聊着天。他上前打个招呼,张起灵转头看他,一张脸在下午的阳光里跟自带滤镜一样,从无论哪个意义上来说都闪闪发亮。一瞬间冰咖啡不冰了,吴邪觉得自己他妈的爱转角遇见了谁,遇见了爱情的美。


         胖子说他是吃肠粉吃中毒了。吴邪不回应,却悄悄找那个导师问张起灵的信息。大陆人,商科,家里公司被跨国企业并购了又在香港上市,他是来香港替自家公司干活的。多大?比你大一年,算是你师兄吧,导师笑呵呵的,我当年带他的时候,都没见过几个像他这么又有天赋又勤奋的学生。他来这一年粤语就说的跟本地人一样,我还以为他之前学过呢。


         家里有矿,聪明,好看,这种书里这样写都嫌老套的设定,张起灵全占了,还一分不落。那位热情的大陆导师还塞给他张起灵的联系方式——一张印得很讲究的名片,上书公司职位,还有张起灵三个大字,看得吴邪肾上腺素激增,心里砰砰直跳。


         “小吴你毕业之后怎么打算?要是想留香港,就去起灵的公司碰个运气试试哇。”



         然后?然后他就在这了。钱包里偷偷揣着张起灵的名片,心里偷偷揣着张起灵。午后阳光里面向他的一转头,还有他的一腔热血,一头莽撞,又撞进香港这个狭小拥挤的世界金融中心。

          






             


         

评论
热度(22)

© 好贤渔Sagi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