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ifornia Dreaming

California Dreaming-Papas/Mamas


#电影设定

#意味不明

#胡言乱语

#后期年操,真实恋爱,青春期男生性启蒙指导(....

#小男孩情窦初开史

#今天一不小心激情创作,剩下的明天再写👌



Summary:阿修有点不知道大东最近在想什么。或者说他有时不知道大东在想什么。
 
      

      

       1.


         阿修11岁,中国人,聪敏而慌乱,时时急躁得像只刚离巢的小鸟似的;他四肢纤细,头帘不算厚重,白净稚嫩的脸于是这样暴露在大众的视线里。小男孩的眼睛总是大而圆,笑起来嘴边隐隐约约两个圆窝,眼神永远是水润里泛着点光的。人们大多把他当小孩子,对他的喜爱跟对街上看到的可爱的小猫小狗没有什么区别——-总想去摸摸那些毛茸茸的可爱生物,期待他们蹭蹭自己的手或者呈现一种依附的姿态。

        阿修,或者说周,尽管年纪尚小而无法准确描述出这种宠爱,心理生理上仍下意识非常抗拒这类表达这种情感的举动。他清楚自己无法像个普通十一岁男孩那样变得比现在更加讨人喜欢起来。

          

         而这个认知在最近一段时间达到一个顶点,在面对着眼前这个人时尤为明显。
        

          “怎么,不高兴?”


         问话的是大东——-敏郎,鉴于日本人认为叫名字是一种过分亲密的表现,他更愿意叫他游戏里的ID——尽管他认为他们早就对彼此非常熟(游戏世界里的熟悉也算,没错)而已经到了可以到叫名字的地步,礼仪严谨的日本人也肯定对此颇有微词;他愿意去迁就他的队友。但他并不认为这是这男生时时摸摸自己的头或者脸,抱或揽自己的肩膀,还笑得非常——非常——让人无法形容的理由。


       “如果你没有摸我的头的话,我不会觉得你这么问是故意的。”
        阿修气鼓鼓地说。一分钟前他一巴掌拍在大东想要摸他头发的手上。

 
         大东像是忍不住似的露出一个笑来——就是这样的笑,常常让他想多看两眼却不敢,仿佛再凝视一秒就会脸红或害羞,又刮得人心里痒。是他的视角变了还是大东的笑容变了?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怎么描述这个笑容,带着点儿以他目前的阅历无法形容的喜爱,比长兄对幼弟的喜爱更暧昧,又似乎没有那么复杂。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个长得像大东一样的十六岁的少年来露出这样的笑容,即使是最冷漠的女孩也会为这清爽的荷尔蒙羞红双颊。


        但脸不是他跟大东熟起来的理由……这日本人是为数不多的,即使见到了他的真人,也没有完全把他的游戏角色跟他割裂开的玩家。他的意思是,作为一个在他的国家里仍未脱离基础教育的小学生,即使绿洲里他双刀流耍得虎虎生威,现实里,大多数人甚至不会让他碰那些利器哪怕只有一秒。

        而大东,他只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就开始与他满怀热情地探讨绿洲里的装备。这家伙平时算得上是个安静的帅哥,在他们聊天时日本人的眼睛却亮得像有两蓬火。这巨大纯粹的热爱感染了阿修。并且,他尊重阿修的意见——即使是在现实生活里他提出的那些。当他对某些人愚蠢的打法予以不客气的评价时,大东没有像别的人一样呵斥他闭嘴或者让他学着说点好话,而是爽朗地表达了自己的赞同。这一度令他非常感动,有种找到知己般的触动——他渴求的认同与平等的交往,这个十六岁的男孩带给他了。



        所以,对他最近显得过于频繁的人身接触,阿修总不由自主流露出一点儿失望和极其明显的抗拒。大东好像在跟那些人们一样“喜爱”他。他失去了为数不多的来自重要的人的平等对待。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大东明白了一些他没有明白的东西,早熟聪明如他也没办法马上弄懂的东西。

        在团队谈话时他总是靠在阿修身边,从背后把他大半个身体揽在怀里,同他小声交换意见的同时还时不时亲密地摸阿修的耳朵。五分钟后当他对绿洲的财务提出什么管理建议的时候他又表现得像他完全没做过那事,只剩下阿修可怜、敏感、并且还发着热的耳朵。他不知道他的队友们怎么想,在问之前他已经失去了所有面对他们眼光的勇气。要是他们都装作没看到的话,那也太过于会假装了一点。


      而回到现在。大东像是没有听到他的抱怨一样,轻轻地、亲昵地捻一捻他的耳垂就离开了,临走前叮嘱他记得喝纯牛奶。今天他要跟韦德去一家周边生产公司签订合约——当然,那位哈利迪的前合伙人也会陪同。他们将代表广大玩家本身向公司提出要求。

      

         “我为什么不能去?”他边嘟囔着一些无意义的咒骂的话边往自己的房间走。

         莎曼萨好笑地替他回答自己:“因为你要完成你的学业进度,忍者。”然后趁他不注意时从他那儿偷走一个小小的拥抱。阿修——对此只是翻了个白眼并且尽力容忍下来。萨曼莎是个好女孩,尽管她跟韦德的恩爱到了一种恶心的地步,也不会阻止她对周围所有人的关心。前面提过了,他愿意迁就他的队友——一切队友。尤其是在这群人实在是非常爱彼此且关系良好的前提下。

      毕竟他是绿洲的五个CEO之一,他得比这些大人们更成熟点儿。






        2.


        没等他搞明白战国武士*在搞什么幺蛾子,奥数题先拽走了他所有思绪。

        数学!理所当然非常有趣的学科,但在中国强势的基础教育攻势下失去了它本应有的魅力。作为全世界最厉害的11岁男孩——可能是之一,阿修真心实意无法理解奥数题对于小学生的意义。

        这也不是说他做不出来什么的。就是解决这些问题有时会花上他几倍于花在别的更有趣的事情上的时间(他有在这种时候提起思索大东的事情吗?不,他肯定没有,他怎么会觉得想一想大东会比奥数题有趣呢?)让他有点儿不爽。现在将近九点半,再这样下去他甚至会拖慢他以后的学习进度,而离他们(队友们,当然)给他规定的入睡时间还有半小时。

         

        非常好。他对自己说,菲利普斯·周*,你可以的,做完这些智商垃圾,否则明天你就没法痛快游戏——让十点入睡见鬼去。


          这个英勇决定导致的后果是,他意识清醒时,一个有点生气的大东正站在身边,手指却温柔地抚摸他的额头——是这个动作叫醒他的,这么说,他睡着了。


         “哦,嗨,你回来啦?”

         他随意打了一个招呼,试图把自己从桌上撑起来,可惜没有成功。大东的手——真温暖,他忍不住想把自己的额头凑上去,幸好及时止住了念头。阿修感觉自己的眼皮上抹了胶水,大东的脸变得模糊起来。

          “我当然回来了。你知道现在几点吗?十二点,阿修,要是我没有进你房间你是不是打算在桌子上度过你的夜晚?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两个小时之前你应该已经在床上了。”


        大东边数落着边把阿修的两条胳膊绕到自己脖子后,阿修困倦地嘟囔着一些类似“奥数”、“作业”之类的词语,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在他使力时乖乖把头靠在他肩上,两条腿缠着他的腰。他像是下意识寻求大东的怀抱一样,甚至蹭了蹭他的头发。

         大东想了想,才想起明天绿洲有一个纪念活动,玩家有获得限量装备的机会。这小子八成为了这个才这么努力。

        

        他忍不住失笑,在面对面把男孩抱到他自己的床上之后,拨开他的额发,把嘴唇印在他的额头上。




         

       *战国武士:毫无疑问,绿洲里的大东。 

       *菲利普斯·周:赵家正小朋友的英文名,在这儿也给阿修用一下吧。


 

评论(10)
热度(111)

© 好贤渔Sagita | Powered by LOFTER